苏联斯大林模式是怎样移植到东欧各国的(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7日

       【导读】 1947年夏, 苏联领导人从根本上改变了苏联对东欧的政策, 把苏联模式强加给东欧国家。 1944年至1947年, 东欧国家民主革命进程中断。走上苏联模式的社会创新之路。本文首发于《学习时报》, 原标题:苏东剧变为什么会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 80年代末1990年代初, 苏联执政的共产党和东欧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相继失权, 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宣布解体, 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重挫折。时光荏苒, 转眼间, 前世界社会主义阵营中心苏联解体20周年即将来临。事实上, 在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的20年里, 东欧剧变一直是各国政治家和学者孜孜以求的重要课题。要了解苏东剧变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根本原因, 这些解释自然是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 其中不乏对立的观点和意见。不过, 总体而言, 世界对这个问题的分析和讨论越来越理性。苏联解体后出现的情绪化解读和长期有效的意识形态因素的干扰, 直到今天都没有改变。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 但似乎这是一个受欢迎的现象。高同质化导致苏东剧变和多米诺骨牌效应 为什么会发生苏东剧变和多米诺骨牌效应?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原苏联与东欧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同质化程度高。这种高度同质化的“品质”就是苏联斯大林主义的社会主义模式。
       该模型的最大特点之一是其高度的同质性。集中, 政治表现是整个国家的权力高度集中在苏联共产党手中, 而在苏联共产党内部, 权力高度集中在苏联领导人的手中。党、党内民主和社会民主只限于言词。在文字等外部形式层面, 缺乏正常的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党政社会事务管理实行自上而下的干部任用制度, 各级干部自下而上。他们的上级负责, 听从他们的命令, 全党乃至全国最终都会形成对党领袖的敬意。经济高度集中的表现是, 全国实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

摒弃商品经济和市场贸易,

每个企业和生产单位无权决定生产什么, 也无权自行加工分配劳动产品。高度集中于意识形态和文化的表达是以斯大林主义为最高标准的。与它不符的各种思想理论基本不能存在, 公民的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受到压制。社会领域高度集中的表现是整个社会在包括国家安全机构在内的国家机器中高效严酷的运行和监督。在这种情况下, 缺乏个性、创造力和活力, 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 互相提防, 互相猜疑, 往往不惜成为告密者甚至是诬告者的自我保护。高度集中是苏联斯大林式社会主义模式的主要特征, 全党乃至全国的人、财、物、资源都参与其中, 是该模式的主要内容。在特定时期, 比如敌国入侵战争时, 这种高度集中往往会产生相对积极的影响;但是, 在长期的社会主义和平建设时代, 这种高度集中往往会带来相对负面的影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积累的负面后果, 没有及时有效的消除和清除, 最终会导致社会认同感逐渐下降,

失去民众对这种模式的支持。随着苏联将斯大林主义的社会主义模式移植到东欧国家, 这种模式的优缺点也被移植到这些国家。当这种模式的优势逐渐减弱, 劣势不断积累到一定程度时, 苏联和华东地区的剧烈变化是不可避免的。苏联斯大林主义的社会主义模式是如何移植到东欧国家的?那么, 苏联斯大林主义的社会主义模式是如何移植到东欧国家的呢?解密档案显示, 苏联政府派往东欧国家的政治军事顾问是苏联斯大林主义社会主义模式向东欧国家移植的重要载体之一。早在二战期间, 苏联顾问就已经出现在东欧, 但此时的苏联顾问任期较短, 主要任务是帮助东道国解决一些军事问题。相关和紧迫的具体问题, 如:防空、警力和内卫部队的组建、国家要员卫队的组建等; 1945年3月, 苏联国家安全部的顾问们活跃在波兰。根据规定, 苏联顾问只能在靠近前线的地区进行直接活动, 而在其他地区, 他们应该“通过波兰相应机构的负责人, 而不是直接”工作。随着东西方冷战思维的形成和冷战的激化, 1947年夏, 苏联领导人从根本上改变了苏联对东欧的政策, 把苏联模式强加给东欧国家。被迫中断, 1947-1948年东欧国家走上了苏联模式的社会创新之路。为有效实施苏联模式, 从1949年夏开始, 苏联加快了在东欧国家苏联顾问体系的建设。
        .苏联政府选派担任东欧军事顾问的一般都是苏联将军和老将官。根据解密的俄罗斯档案, 1949年秋季苏联驻东欧顾问的具体人数为:保加利亚29名苏联军事顾问, 匈牙利13名, 罗马尼亚11名, 捷克斯洛伐克8名, 共计61名军事顾问。顾问;而只有罗马尼亚有九名非军事顾问。波兰的情况比较特殊。在战争年代和战后最初几年, 苏联军官直接融入波兰军队, 担任从师长级到国防部长级的特定职务。 1952年夏, 时任波兰国防部长的苏联元帅罗科索夫斯基建议按照苏联向东欧其他国家派遣顾问的原则, 向波兰派遣顾问。从 1953 年夏天开始, 苏联军官不再包括在波兰军队中。相反, 苏联顾问被派往波兰军队, 就像东欧其他国家一样。截至 1955 年, 苏联向波兰军队派遣了大约 150 名顾问, 其中包括 18 名波兰国家安全局的顾问。 1950年代初期, 驻东欧的苏联顾问人数急剧增加, 同时, 苏联在陆军、海军、空军、国家安全部、内政部、边防哨所的军事顾问体系并在东欧国家形成了海关。接近1952年春, 苏联在东欧国家的非军事顾问体系基本形成。苏共二十大以后, 随着1956年匈牙利事件和波兰事件的发生, 以及东欧国家精英的壮大, 苏联在东欧的顾问体系开始萎缩。苏联驻东欧国家顾问首先开展了哪些具体工作和活动, 全面、广泛地收集各种内政外交情报, 及时向莫斯科报告, 为莫斯科决策服务。例如, 1947年6月被中共中央(布尔什维克)外事部派往捷克斯洛伐克的古利亚耶夫, 向莫斯科送回了一份关于捷克斯洛伐克局势的详细分析报告。报告指出, 捷克斯洛伐克削减共产党人无法控制国家机器的情报引起了苏联最高领导人的极大不安。这样的情报源源不断地从东欧国家收集到莫斯科, 加之西欧发生的一系列重大政治事件等苏联领导人没有预料到的因素, 使得苏联领导人对东方的原有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欧洲政策开始积极推动东欧各国共产党采取激进的斗争方式, 解散联合政府, 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 同时将苏联的发展模式强加于人。东欧国家。第二, 积极推动东欧国家按照苏联模式在东欧国家建立或改组国家机器, 推动东欧国家建立政治政治。 1945年3月, 苏联研究制定了《苏联国家安全部顾问职权规定(在波兰公安部)》。该条例规定, 苏联顾问的任务包括帮助组建波兰公安部、警察、内部警卫、边防哨所、侦察机构、特勤局和侦察训练机构。 1949年, 东欧国家的国家安全部门成为苏联顾问的主要活动领域。 1949年秋, 苏联国家安全部成立了一个局, 专门负责“帮助人民民主国家的安全机构”, 外国情报是从外国顾问那里获得的。他们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局。顾问们直接参与了东欧国家安全机构的建立, 将强大的苏联的活动机制和工作方法直接移植到东欧国家。在苏联顾问的帮助下, 东欧国家重组了他们的内政部。
       在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 国家安全机构分拆成一个独立的苏联式政府部门。在冷战愈演愈烈的形势下, 保卫国家边境安全是东欧共产主义政权的重点之一, 也是苏联领导人更加重视的问题。因此, 东欧国家的军队成为苏联顾问的另一个重要活动领域。 1950年至1951年 2010年向东欧国家军队派遣了大量苏联军事顾问。当时, 莫斯科决定由苏联将军和高级军官担任东欧国家军事部长、总参谋长及其下属局局长, 各大军校、兵、兵、军、军、师的指挥官。顾问。顾问们不仅在军队建设、管理、装备、训练等纯专业问题上帮助东道国, 还监督各级军官特别是高级军官的政治方向, 苏联领导人对此特别重视智力类型。例如, 1950年1月, 苏联国防部驻罗马尼亚总军事顾问科尔加诺夫将军通过苏联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向斯大林提交了一份报告, 报告了罗马尼亚某些将领的立场, 该报告总结道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书记处“没有按计划和具体地关心和管理军队”;军队需要充实自己的政治干部, 提拔“年轻、能干、忠诚的人”, 最好提拔中校代替将军。由于大量苏联顾问驻扎在东欧国家军队中, 东欧军队中大量军官遭到袭击。整肃期间, 许多参加过二战的东欧国家职业军官被迫退伍, 并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三是密切关注东道国领导人的政治倾向, 坚决排除阻碍苏联模式实施的东欧共产党领导人。 1948年5月,

苏联驻保加利亚总军事顾问彼得鲁舍夫斯基中将向苏联国防部长布尔加宁汇报了保加利亚党最高领导人的思想情绪。
       彼得鲁舍夫斯基的资料是从保加利亚将军基诺夫那里得到的, 他曾在苏联军队担任中校20年, 后来成为保加利亚军队的将军。在与苏联顾问讨论苏南冲突时, 他说:保加利亚工人党有一批领导人不重视苏联在解放保加利亚中的作用。尤戈夫部长和财政部长斯特凡诺夫。彼得鲁舍夫斯基详细阐述了他自己对保加利亚局势的观察:“……5 月 1 日以一种相当惊人的方式显示了铁托的亲和力……映入眼帘的是无数铁托的画像……而且有一个单位举行了铁托的画像, 走在斯大林同志的画像前。”莫斯科高度重视彼得鲁舍夫斯基的这一情报, 12月7日苏联和保加利亚领导人在克里姆林宫会晤时, 斯大林向保加利亚领导人提出了对科斯托夫和南戈夫不信任的问题。很快科斯托夫和尤戈夫等人厄运来了!在冷战愈演愈烈的背景下, 苏联领导人不会让东欧国家偏离苏联的指挥棒, 但任何敢于尝试自己民族特色的东欧国家领导人, 都必然会遭到打压, 而以上——提到苏联驻保加利亚总军事顾问彼得·彼得·鲁舍夫斯基发回莫斯科的关于科斯托夫等人的情报起到了更重要的作用。苏联顾问驻扎在东欧国家。在实现苏联领导人全面监督和控制东欧国家的目标的同时, 他们成功地将苏联斯大林主义社会主义模式移植到东欧国家。东欧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 这种模式的固有弊端逐渐积累,

却不能及时有效地消除和消除, 最后这个模式和它的发源地苏联联盟, 已经走到了尽头。这种模式的移植地——东欧国家经历了剧烈的历史变迁, 同质化程度高, 让苏联和东欧剧变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爆发!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5 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jiaotongjianshetouziyouxiangongsi (samuelc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